央行宣布,将于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,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.5至1个百分点。在此之外,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,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。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。

那么,如何理解央行的此次降准?对股市、债市有何影响?货币政策下一步怎么走?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1

定向降准“一箭三雕”

据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定向降准释放的长期资金5500亿元,主要由两部分构成:

一是对考核达标的银行定向降准0.5至1个百分点,释放长期资金4000亿元;

二是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,释放长期资金1500亿元。

该负责人表示,这将有效增加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每年还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,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、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,直接支持实体经济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直言,此次降准的政策意图很明显,央行明确要求降准资金需用于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,明确提出了对于未来贷款利率明显下降的要求,从而加大对小微、民营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。

“对于实体经济,央行决心在经济恢复期通过普惠金融支持中小企业,能够起到一定的经济企稳作用。同时,对于资本市场而言,股市和债市由于流动性和利率水平的调降预期而受到利好。”陶金表示,释放的长期资金5500亿元,这些资金作为基础货币,在银行体系中还能创造出更多的资金。

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分析:“实施定向降准一方面可以释放长期低成本资金优化银行的负债结构,有利于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;另一方面可以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,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特别是加大对普惠金融领域的支持力度。”

温彬指出,本次降准释放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,有利于金融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,提振市场信心,对资本市场带来利好。

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则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此次降准具有“一箭三雕”的作用,首先降准可以释放长期流动性,其次降准可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,再次降准可以向市场传递强烈的稳定预期信号。

2

股份制银行获“优待”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股份制银行得到了“特殊优待”,央行提到“对于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。”

为何对12家股份制银行实施定向降准呢?

董希淼指出,一方面,第一批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,没有覆盖到股份制银行,第二批5000亿元再贷款、再贴现主要覆盖中小银行,包括城商行和农商行等。另一方面,股份制银行既没有大型银行遍布全国的机构网点,也没有城商行、农商行扎根本地的地缘、人缘优势,负债压力及成本相对更大。

“因此对股份制银行实施额外降准,定向释放长期低成本流动性,可以鼓励其发挥市场化的体制机制优势,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力度。”董希淼称。

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此前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指出,去年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,2020年5家国有大型银行银行普惠小微贷款增速不低于20%,但今年疫情的意外冲击,需要帮扶的中小微企业数量明显增加、涉及的行业范围大幅拓宽,此时需要更多的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。

温彬还指出,当前股份制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偏高,因此,对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,可以促进普惠金融领域贷款的投放,实现精准纾困。

此外,股份制银行特殊的地位和角色也使得其地位不可替代。

“这次降准尤其提到股份制商业银行,这类银行介于国有大行和城商行中间,创新能力较强、管理规范、业务主动性和中小微业务做得较好,把资金像这类金融机构倾斜,有利于调控更精准。”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郭田勇教授也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。

3

降准降息仍有空间

事实上,3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已强调,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,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,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、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,帮助复工复产,推动降低融资成本。

仅三天后,定向降准落地。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的不少专家表示,在疫情特殊时期,此次降准体现了货币政策的灵活调控。未来随着疫情的发展,央行有必要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。

“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发展的关键时期,仍然需要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,这次定向降准即是保持稳健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具体体现。”温彬说。

陶金则表示,在当前全球市场剧烈波动、疫情演化形势不明、恐慌情绪加剧的情况下,央行适时加强了逆周期调节的力度,注入增量长期资金的同时加强预期管理。

具体来说,从国外来看,多国央行同步降息或跟进美联储降息,带动新一轮货币政策宽松周期,为我国降准、降息等货币政策打开空间。从国内来看,2月我国CPI同比增长5.2%,涨幅较1月回落0.2个百分点,下行趋势基本确定,通胀对货币政策的牵制逐渐减弱。此外,目前我国大型存款类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2.5%,中小型为10.5%,仍有进一步降低空间。

“下阶段,降准降息仍有空间,货币政策的重点是在保持流动性充裕合理的同时,进一步加大对制造业、新基建、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,并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”温彬分析,预计3月20日LPR将进一步下降,从而带动企业融资成本下行。

从全球宏观的角度而言,陶金认为随着降息潮进一步来袭,中国很可能成为全球坚持抵抗负利率的唯一国家,因此短期货币政策更需宽松。

“在多方压力下,短期内货币政策保持略宽松的必要性在加强。货币宽松后,MLF等政策利率主导的LPR调降也是较为必要的。”陶金指出。

不过,专家强调,调节幅度应灵活适度,保持稳健。

董希淼表示,在当下,应坚持“以我为主”,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,采取不同价格、数量、期限的组合,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,使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。“根据经济增长、物价趋势等内外部因素变化来进行更为灵活的调节。适度则意味着虽然调节会更多、频率更大,但幅度不应过大”。

“下一步,我国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,只要经济没有出现断崖式下降,就应继续坚持稳健的基调,坚决不搞‘大水漫灌‘’,继续引导金融资源从低效领域退出,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防止通胀预期进一步发散。”董希淼强调。

上述内容为转载或作者观点,不代表鼎泽配资意见,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